<address id="bdn9j"><thead id="bdn9j"></thead></address>

      <address id="bdn9j"></address>

          <address id="bdn9j"><thead id="bdn9j"></thead></address>

          <progress id="bdn9j"></progress>

            
            
            <big id="bdn9j"><menuitem id="bdn9j"></menuitem></big>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海關資訊

              我國外貿呈現新特點 貿易順差將維持高位

              截至今年7月,我國進出口總值已經連續26個月正增長,貿易規模創下有史以來同期最高水平。7月出口同比增長23.9%,貿易順差達到6826.9億元,單月出口增速及貿易差額再次超出市場預期。我國外貿何以保持充足的發展韌性?上半年外貿結構有何新特點?未來高景氣還會持續嗎?帶著這些問題,記者采訪了多位專家學者和市場人士。

                多因素作用下

                外貿表現超預期

                去年底,國務院圍繞外貿跨周期調節作出一系列部署安排,有關部門也從提高貿易便利化水平、促進外貿新業態發展等方面持續發力,以使得外貿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

                截至7月,我國進出口交出了一份超預期的答卷。據海關統計,前7個月,我國進出口總值23.6萬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10.4%。7月份,進出口總值3.81萬億元,增長16.6%。其中,出口2.25萬億元,增長23.9%;進口1.56萬億元,增長7.4%;貿易順差6826.9億元,擴大90.9%。這是在去年高基數基礎上實現的成績,特別考慮到在二季度國內外貿重鎮遭遇疫情反復帶來的嚴重沖擊背景下,外貿表現可謂超出預期。

                商務部研究院區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張建平對記者表示,出口保持較快增速與去年底以來的穩外貿政策持續發力有關。雖然二季度我國外貿進出口受到了疫情反復的沖擊,但當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并迅速打通了物流運輸環節的堵點,外貿迅速恢復。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外部原因!睆埥ㄆ秸f,當下全球正在遭遇通貨膨脹和烏克蘭危機帶來的巨大影響,從市場需求上對出口形成支撐。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全球宏觀經濟研究室副主任崔曉敏對記者表示,受烏克蘭危機及西方對俄制裁影響,歐洲供給能力明顯削弱,疊加能源危機和能源結構轉型的影響,相關產品如金屬制品、車輛及其零部件,特別是電動車等,對我國進口需求增加。此外,海外高通脹背景下,國內價格相對穩定,也在一定程度上支撐了我國的出口競爭力。

                我國外貿呈現新特點

                今年以來,我國對不同地區和國家的貿易結構特點發生變化。華創證券研究所所長助理、首席宏觀分析師張瑜對記者表示,2021年以來,我國出口增長受美歐等發達經濟體的拉動更為顯著。但隨著美歐經濟增速放緩,今年以來我國對美歐等發達經濟體出口的拉動作用放緩。

                而我國對東盟、印度等新興市場經濟體的出口則顯著提升。

                我國對新興市場國家和歐美等國家出口產品類別的結構也發生了變化。據華創證券統計,今年以來,我國對美出口結構向勞動密集型產品切換,箱包、紡織制品、鞋帽傘等勞動密集型產品對出口增速貢獻率由16%提升至30%左右。在新興市場上,我國對東盟出口化工品、紡織原料及紡織制品、賤金屬制品規模明顯提升;對印度出口化工品、塑料橡膠制品、賤金屬制品、機電產品規模明顯提升;對巴西出口化工品、機電產品、紡織原料規模提升顯著。

                “對新興經濟體出口走強的原因在于新興經濟體的工業生產修復帶來需求走強!睆堣ふf,截至5月印度工業生產指數大幅提速,而2022年以來越南工業生產擺脫2021年大幅波動的趨勢,強于歷史平均增速。盡管新興經濟體份額提升對我國出口也形成了一定的替代效應,但這些經濟體的需求改善也同時拉動了國內外需提升。從最終結果來看,新興經濟體成為了接力歐美需求的新的出口韌性來源。

                崔曉敏分析,我國與不同貿易伙伴貿易品結構的變化,短期受到各國經濟景氣程度以及外部突發沖擊影響,中長期則在一定程度上體現出我國出口國別和產業結構以及產業鏈地位的調整。一方面,中美戰略競爭日趨長期化和復雜化,非經濟因素對中美經貿關系干擾加大,尤其體現在高科技產品經貿關系上。另一方面,東盟、印度、巴西和南非等新興和發展中經濟體自我國進口份額呈現上升態勢。特別是,東盟在紡織、機電、化工、塑料、金屬等多種工業制成品上均對我國存在較強進口依賴。從產品結構看,東盟自我國進口超過七成為中間品和資本品。這反映東盟對我國存在較大的產業鏈供應鏈依賴。在部分產品上,我國正逐步成長為東盟產業鏈的中上游供應來源地,繼續在相關產品產業鏈中發揮重要作用。

                張建平表示,東盟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貿易伙伴。東盟以發展中經濟體為主,需求的增速快于發達國家,疊加《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生效實施帶來的紅利,使得區域內的供應鏈合作更加緊密,產生貿易創造效應、投資增加效應。RCEP生效會給全球經濟增長帶來新的動力,東亞地區未來有望長期擔綱全球經濟增長的“火車頭”。

                貿易順差

                將維持高位

                當前,全球經濟復蘇面臨挑戰,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貿組織等紛紛下調全年全球經濟和貿易增長預期。接受記者采訪的專家指出,主要經濟體央行貨幣政策大幅緊縮,并可能觸發局部地區甚至全球性衰退,通貨膨脹的滯后影響,地緣政治沖突和疫情反復等不確定因素會干擾下半年我國外貿運行。

                張建平表示,從市場預期看,美國經濟已經進入技術性衰退,歐洲經濟也岌岌可危,日本經濟面臨滯脹風險,這些都會對全球的需求產生負面影響。但也要看到,減稅降費、普惠金融等支持政策在下半年仍將繼續發力,會對出口形成支撐。進口方面,隨著大宗商品價格回歸商品屬性,以及進博會等國家級重要展會的召開,將有利于下半年擴大進口,讓外貿更加平衡地發展。

              崔曉敏認為,下半年影響我國外貿進出口的不確定、不穩定因素主要包括三方面。一是持續高通脹壓力下,主要經濟體央行貨幣政策大幅緊縮,并可能觸發局部地區甚至全球性衰退。尤其需要警惕歐洲能源危機疊加歐央行加快緊縮對歐洲經濟的雙重打擊。二是在中期選舉的政治壓力下,美國加快其“印太戰略”部署。三是新變異毒株導致疫情擴散加快?紤]海外需求走勢和結構變化,三季度我國出口增速仍有望維持高位,但四季度需警惕持續加息下海外需求超預期回落對我國出口的負面影響。下半年,進口增速或有所好轉,但預計總體仍呈現疲軟。貿易順差仍有望維持高位,但隨著出口增速回落及服務貿易逆差觸底回升,貿易順差同比增速存在回落可能。

               

              來源:新華網、證券時報

              他扒开我的内裤狂吻

                  <address id="bdn9j"><thead id="bdn9j"></thead></address>

                  <address id="bdn9j"></address>

                      <address id="bdn9j"><thead id="bdn9j"></thead></address>

                      <progress id="bdn9j"></progress>

                        
                        
                        <big id="bdn9j"><menuitem id="bdn9j"></menuitem></big>